疯伯伯

群里有个女生说她的故事,第一次见如此真实的相爱相杀。自那晚过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上线。

我见过一个人,他在雨夜里嘶吼,他在凌晨的寂静里把未喝完的啤酒瓶摔得粉碎,他在台风过后的阵风中白T沾了血和呕吐物胡乱贴在胸脯头发凌乱不堪。
他没说其他,他只是一直在吼,他摔完了酒瓶就去用自己的拳头用力捶旁边的车。可能雨太大了。从嘴角流出来的血都被稀释了,双眼通红,或许它们也流过血。
朋友说那是他的车,暗红色的。被他捶过的地方,要是就着合适的黄昏的霞光打过来的方向,依稀能看到个拳头印。
自那晚过后,车一直停在那,而我再没见过他。

当我15岁的时候,我还理解不了什么是高利贷。当我25岁的时候,有个男生说他跟我差不多大,却已然...

再多存点悲伤,再多存点负能量,就会越来越有勇气的了。

在这些日子里,我一定要笑着跟PP说话。


我知道我已经无法自拔了,我不要再让她觉得累了想要离开了。

逃亡

十分喜欢这个标题,真的,十分喜欢。

我仅仅代表我自己,郑重写下以下文字。

昨晚又跟我妈谈了,结果不变,也没有松动的余地。完了,又跟我爸聊了几句,他态度比我妈好,可一样是劝我安定。

对这些无为的思想真的无语了,自己没理想还把孩子拉下来了这TM叫为人父母?

自我有自我意识开始,就隐隐觉得这大概是一场阴谋。处处干预我做事,对于一件第一次做的事,他们并没有给予我足够的耐心,而是干一半了就扔给我一句:“算了反正你也做不好。”于是过来接手,我只能乖乖走开。

自我小时候开始,就把对生活的不满都发泄在我身上。我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火可以发。我终日只想睡觉,不想看见她不想跟她有任何接触。这样我...

糟糕透了,真的糟糕透了。


ZF曾经说过一句连我都觉得后怕的话,仿佛被看穿了多年来的伪装一样:“我总觉得你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没啥不妥的,但总觉得你有那么一点的自卑。”

当时的我是极度的错愕的,大概就是那种当间谍突然遭到怀疑的感觉。

我立刻像往常一样掩饰过去,笑笑说这什么鬼。

那种感觉真的很糟糕。我何尝不知道,我甚至知道我得抑郁了。

是不是有这样一条定论:得了抑郁的人,不论是否承认自己真得抑郁了,都觉得没东西可以把自己治好。


我的思绪一直在沉,只要闭上眼就一直往脑海的底层沉,让我SI吧。我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了。

本质是,之于渴求温暖的人,节日才有意义吧

当时是7点半左右,犹豫很久之后还是决定叫外卖——艇仔粥和炒粉。下楼去拿的时候碰到财务珍姐下班了正要回家,跟她道别后才发现公司就剩我一个了。
看着食物的卖相,对它们的味道并不抱太大期望,但意外的吃得好撑。一边还趁着空余去看知乎热门,那个问题的题目大概类似好像是“你在一个别的城市里做过最孤独的事情是什么?”几千条的回答,看到热门回答的第三条,居然笑了出来。
电脑桌面叠满了好几层各种软件的窗口,QQ里微信里的最近联系人旁边的滚动条都压得很细了,任务栏撑开成两行感觉还是不够用。

看,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状态。

忙完了大概9点半左右,从公司出来锁好门,打算去配个眼镜。戴上耳机听广播剧,走过去公交站。还没到...

总有一些事,虽没有身临其境,却沥沥在目

她带着好比于两个她的体重的行李回到这个城市的火车站,你明知道她此刻需要你,而你却被客户缠身挣脱不开。你跟我说你能想象得到她独自一人带着这么多行李回到这个城市的住处是有多艰辛。

我沉默,并不是我不屑一顾,而是我也在替你难过。

我是个纯文学的支持者,所以我会写些真的假的编的矫情的写实的段子啊故事啊小情绪啊什么的。尽管更多时候是词不达意又不好看不精彩,但我会享受这片天地的~

大家好

大家好,大家可以叫我疯伯伯。哈哈哈哈!

用了LOFTER几天,感觉还好,所以决定扎驻这里。

请大家多多指教!